清明前

这两周有点忙,本有很多事要写,偷偷懒也算了。

清明,诸暨是提前过的,大家都早早的去上了坟。正好茶叶的采摘也差不多从这个时候开始了,整个大家子也开始忙碌起来。一年忙两次,上半年就是清明的采茶。这下半年呢,就是中秋前的摘香榧。这两个玩意又要摘又要炒,陆陆续续的,没有个把月都搞不定。

上周娃发高烧了,检查出来说的细菌感染,咽喉发炎。生病的时候,人都蔫吧了。原本孩子的静脉就细,儿子又有点胖,打个点滴扎了好几针。扎针的时候,别说老婆和丈人他们了,我都好几次想要放弃了。抱他在外面角落平复他心情的时候,没忍住哭了出来。但是在老婆喊我们过去时,我又忍住了。

这一次,把大家都累得不轻。

......

远人兄,都还好吗?

题外话:上班不知春已深,花已经几开几谢了,蚂蚁蜜蜂也都忙活起来了。

时间真的是悄无声息,就如今晚的一阵急雨,来去匆匆。恍然之间,我从来杭算起,至今已有12年载。在杭州求学,求职,求偶(也不知道换成什么词好一些),到定居,摸爬滚打。也算和杭州有点小缘分。

雨深夜静,勾起了我对朋友的一些回忆。似乎杭州很小,所有人都在一起。又似乎杭州很大,离开的人就见不到了。记得,

我报工商大学的时候是以为工商工商,工字在前,是一个以工为重的学校,然而开学第一天,坐着校车里,听学长介绍的时候,才知道,我报错学校了。不过,后来因为这个学校的男女比例,我觉得我来得挺值。

毕业后,为了工作,在杭......